手機網
微信

杭州雙浦鎮的確診病例引發疑問:27天未出村,她從哪里染來病毒

2020年2月21日 18:8來源:浙江在線-錢江晚報

  杭州雙浦鎮的確診病例引發疑問:27天未出村,她從哪里染來病毒

  病毒“捕手”:穿越迷霧找傳染源

  浙江在線2月21日訊 幾分鐘之內,目光被快速聚焦。

  2月19日,上午9時16分。很多杭州人的手機響起新的推送消息:連續兩天沒有新增后,當日凌晨,杭州再度確診一例新冠肺炎病例,患者是57歲的雙浦鎮湖埠村女性村民潘某。

  湖埠村,是杭州市區西南一座傍山小村。幾乎同一時間,網上傳出齊刷刷的疑問:“她去哪里染上的病毒?”

  作答時限進入倒計時。

  24小時內,一份標準“答案”,應該包含患者發病前14天和發病后的日;顒、其間發生接觸的人群,以及可能的感染路徑。

  與時間競逐,與病毒斗智,是流行病學調查(簡稱“流調”)人員的日常工作。他們是一群“病毒捕手”。

  證據每分每秒都在消失

  2月19日晚10時20分左右,謎底揭曉。

  “1月17日,前往寧波、嵊州探親。1月20日下午返回家中。1月22日上午,乘坐家庭自備車前往靈隱寺游覽,中午返回家中。此后一直未離開湖埠村!迸四车膸状位顒颖粯松现攸c記號,而最早的活動軌跡甚至追溯到確診前一個月。

  每次流調,杭州市疾控中心應急小分隊的隊員們需要第一時間趕赴現場,即便是在深夜。為此,不少成員會選擇睡在單位,接到命令可以抹一把臉,拎起應急流調箱就出發。

  壽鈞所在的杭州市下城區疾控中心,專門組建了一支經驗豐富的流行病學調查組,有22年傳染病防控經驗的壽鈞入組。他們兩兩組隊,一旦接到疑似或確診病例報告,小分隊便會直面患者,完成采樣、問詢。

  “好比公安查案、記者暗訪,證據每分每秒都在消失!4天前的晚上10點,壽鈞接到通知,轄區內發現一例疑似病例,等待流調。

  消毒、戴口罩、穿防護服……壽鈞穿過隔離病房,站在病床前,直面患者。

  “什么時候開始出現癥狀?”

  “去過哪些地方?”

  “乘坐什么樣的交通工具?”

  “和哪些人接觸過?”

  簡單問詢后,問題逐漸深入而細致:就餐時和誰坐在一塊,什么位置?和人聊天持續了幾分鐘,距離多少?去過幾家市場,常光顧的攤位有哪些……

  有時,患者會記混,甚至會隱瞞某個事實!芭龅竭@種情況,都會追問!眽垅x努力抓住每一處邏輯矛盾。

  隔離室里的對話持續了50分鐘,直到壽鈞收起寫字板。

  問詢、采樣、追蹤、畫圖、大數據,他和同事在紛繁復雜的“一手證物”前串聯事實。趕在凌晨3點前,第一版流調報告出爐。

  兩次撲朔迷離的感染

  對潘某的流調,孫晝感到責任重大。

  潘某從1月22日最后一次出村,到2月19日確診,前后一共27天。

  有媒體敏銳地捕捉到這一細節,并很快在網絡上形成傳播——27天未離村,怎么感染的?難道新冠肺炎的潛伏期不止14天?

  孫晝明白,如果不盡快查明,剛開始復工的城市很有可能陡增困擾。

  “患者本身就有‘老慢支’(慢性支氣管炎),目前還很難確定具體發病時間!睂O晝和杭州市疾控中心能做的,就是盡量擴大流調范圍。他們剛剛向寧波、嵊州兩地的屬地疾控部門發去請求,希望配合進行調查。

  大多數時候,“懸案”終能破解。

  1月21日,杭州市疾控中心接到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的兩起確診病例。兩名患者都沒有湖北旅行史和居住史,乍看之下,讓人摸不著頭緒。

  孫晝和同事立刻開展調查,發現兩人同屬一家公司。追問之下,他們相繼回憶起,一周前公司曾組織過一場會議,到場的有30名員工。

  兩支流調隊伍立刻出發,分赴公司和會場,“會場很小,才不到40平方米。一查名錄,有從武漢來的員工,第一判斷是開會時傳播的!币咔樽兓芸煊∽C孫晝的推斷,幾天內陸續又有幾名與會者確診。

  此次會議上的30名與會者,最終有11人被感染。

  除了傳統的詢問方式,流調人員這些年有了不少高科技加持,監控和大數據信息成了“斷案”關鍵。

  2月5日,杭州市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0例,其中一對夫妻的感染頗為蹊蹺。

  1月25日,丈夫徐某突然發病,兩天后妻子王某感染。初步流調顯示,兩人發病前14天,都沒有疫區居住及旅行史,也沒有野生動物接觸史,與此前確診的患者不相識。

  直到確診后進一步流調,才發現他們受到感染,可能因為一次50秒的“偶遇”。

  “仔細問詢后才知道,患者發病前3天去過一家藥房,而幾天前剛確診的一例病患也去過這家藥房!绷髡{人員順藤摸瓜,調閱藥店監控,查到1月22日下午2點21分的視頻畫面:徐某和另一名確診患者楊某,在同一吧臺處正面相遇,盡管時間只有50秒,但距離很近,兩人均未戴口罩。

  就這樣,通過流行病學調查,不少原本“孤立”的病例,連成了一幅病毒傳播“圖譜”!捌鋵嵏鄷r候,我們無法確定這一定是傳染原因!睂O晝反復強調,這只是目前發現患者與新冠病毒,最有可能的一次“親密接觸”。

  盡早發現傳染源,及時切斷傳播途徑,正是“流調”的意義。

  追逐“零號病人”不是唯一目的

  這幾天,尋找新冠肺炎“零號病人”的新聞,成了媒體追逐的熱點。

  “這是上世紀80年代被提出的概念,代指傳染病中第一個感染并開始傳播病毒的病患,繼而將病患串聯成一個源頭或多個源頭的傳播網絡,”壽鈞說。

  不少人認為,以目前的科技水平,足夠我們追索每一起確診患者,最終找到“零號病人”。事實上,監控錄像時間過短,數據信息共享不足,人員流動過于復雜,都有可能造成證據鏈的缺失。

  壽鈞手頭上有一個不算特別清晰的病例!爸恢阑颊呷ミ^市場,坐過高鐵,但還沒找到確切的傳播來源!蓖ㄟ^時間方面的判斷,患者極有可能是在高鐵上受感染的,但仍缺少確鑿證據。

  孫晝說,追溯傳染源頭只是流行病學調查的一個環節,更重要的是能夠提前獲知各種可能存在感染風險的危險地帶或人群,將防控關口從醫院前移至社區,從而盡可能地降低疫情傳染風險。

  2月19日晚,湖埠村流調報告剛剛公布,雙浦鎮連夜布置封控措施。全村366戶村民全部隔離在家,村里緊急調配抑塵灑水車和消殺人員,噴灑消毒。

  而孫晝和壽鈞已經開始為下一例流行病學調查做好準備。

作者:記者 俞任飛 何麗娜 通訊員 嚴敏 周偉潔  
編輯:姚晨曦

相關新聞

蕭山網版權聲明

    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,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、蕭山電視臺、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,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蕭山網"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圖片新聞

頭條推薦

視頻推薦

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
在线股票配资平台